佛山古树名木群芳谱(4)逢简金桂励后人 百年古树系万家

每到节假日,逢简水乡都会迎来上万名游客。在人来人往的巨济桥附近,一棵百年金桂树安静地伫立在巷子中间。路过的游客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观赏。它低调地融入民居中,见证着逢简村百年兴衰。

李清照曾这样赞美桂花:“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逢简水乡里栽种了不少桂花树,其中位于逢简谷埠三巷的金桂树最为矜贵。

“金桂树只在每年农历十月初一左右开花,花期约15天,开花时花香沁人心脾,满树金黄,连树身都有金黄色点缀。”年近70岁的梁叔和老伴住在金桂树旁的梁氏老宅,担起了照顾祖屋和金桂树的责任。

这棵金桂树可谓大有来头。逢简村民梁章来介绍,金桂树是清朝光绪皇帝所赐,目前已有130岁。它的第一任主人是逢简人李昌明,清朝同治年间考上举人,后担任山东海阳教谕数十年。前往北京向光绪皇帝述职时,因工作表现优秀,被赏赐贡品金桂花树告老还乡。

李昌明去世后,李氏家道中落,房屋被拆,御赐金桂被人弃置在荒郊。后来有人知道金桂树的来历,就把树挖了出来以15两白银卖给了一位在逢简开茶楼的富商,也就是现在物主的爷爷,桂花树兜兜转转又回到逢简。

“树长得特别旺的年份,家族都会顺景很多。”梁叔说,金桂树来到梁家快70年,已然成为“风水树”和家族的精神象征。在御赐金桂的庇佑下,梁家越发兴旺,子孙不断开枝散叶,现在梁氏家族有120多人。曾经有人出价约二三十万元购买金桂树,都被梁家人拒绝了,因为它是家族凝结的纽带。

逢简村民向来重视耕读传家,因此,金桂树也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举人树”。不少游客来到逢简也会来一睹“举人树”的风采。一位家住南海大沥的游客说,他过来看这棵树就是为了图一个“好意头”。

“重视教育是古树给世人的启示。”逢简水乡的老讲解员刘伯说,他就是在接触古树之后逐渐爱上阅读,钻研历史和医学相关的书籍,70岁还是逢简图书室的管理员。

七八年前,御赐金桂因为旁边的楼房建起,两条树枝惨遭“截肢”,刘伯说这是它遭受的最大劫难。古树守护人梁叔的起诉得到经济赔偿,却难以换回古树的旧容,于是加倍悉心照料。

梁叔与金桂朝夕相处,早已摸索出了它的“脾性”。“水不是浇得越多越好。”梁叔说,落叶变多才说明缺水,长出新芽就表明水分饱和。而肥料够不够要看叶色,叶色深则不够营养,叶色油润光泽代表肥料充足。在梁伯悉心栽培下,金桂树现在长到三四米高,枝叶已经伸展到梁家二楼。

常言道:树大有枯枝。梁叔说,这棵金桂有枯枝反而不能剪,越剪会越枯。有时金桂会遭蝴蝶虫的侵害,梁叔就会咨询逢简村委会和专业人士,村委会便找来花木公司为古树“治病”。照料古树使梁叔增添了种植花草的兴趣,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经验,如开春时就要施肥,每年都要翻土,特别是树根长高之后,要把泥土也填高。

古树还有村民们合力保护。金桂树旁边开客栈的傅先生时不时会为它浇水,看到游客折枝或者爬上去拍照,想要图个“中举”的好意头,傅先生都会上前劝阻。

随着乡村振兴计划的实施,逢简水乡旅游文化在政策和资金支持下得到大力推广。杏坛镇政府于是为御赐金桂立了一块石碑,使御赐金桂与逢简的祠堂文化、巨济桥等其他景点构成景点群落,将古树文化宣传出去。随着佛山人民参与森林城市建设的热情持续高涨,保护古树名木意识化作实实在在的行动,让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绿色故事一直书写下去。

Copyright:本站所刊登的来源为佛山日报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佛山日报及佛山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违反此声明,佛山日报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报社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微信订报全媒刊例APP体验日报微博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