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政协委员:瘦肉精事件不能抓奸商了事(图)

  2月22日,广州天河区牲畜屠宰场, 生猪正准备接受检查,检查是否含有瘦肉精。记者邵权达 摄

  文/记者杜娟、蒋悦飞、黄蓉芳、何有贵、林洪浩、黄茜、罗桦琳、石善伟、杨明

  昨日,广州“瘦肉精”中毒事件引起政协委员的强烈关注。市政协委员、广州周生记太爷鸡董事长高德良说起此事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能抓几个奸商就了事!这件事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政府监管力度不够。”对于广州食品安全实行多部门分段监管的体制,多位政协委员都认为需要改进,成立一个统一的食品安全综合执法部门,甚至有人已经为其想好了名字——广州市食品卫生局,将市质监、工商、卫生、农业、食品药品、检验检疫的食品安全监管职能划归该局。

  根据广州市食安办透露的消息,“瘦肉精”中毒事件的原因是由于外省个别不良生猪养殖户使用违禁“瘦肉精”喂养生猪,并伪造检疫合格证逃避检验,导致毒猪肉流入广州市零售市场。

  生猪从产地出栏时就需要当地农业部门的动物防疫部门出具有关检验检疫证照,进入广州后还要在生猪批发交易市场再次接受检查。随后,生猪进入屠宰场,这里又有农业部门的驻场防疫人员继续对其进行检验检疫。合格生猪被屠宰后将获得分别由屠宰场和动物防疫部门颁发的动物产品检验合格证和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

  对此,很多人感到困惑,即使不良养殖户在产地伪造了检疫证明,生猪到了广州后还有两道关卡,怎么一路绿灯?高德良表示:“政府要管一定管得住,现在工商部门不是24小时驻场管理了吗?而过去为什么只对2%的生猪进行抽查呢?”

  据悉,目前广州的食品安全实行多部门分段监管的体制:生产领域质监管,流通领域工商管,餐饮酒店卫生部门管,农业基地农业局管,进出口食品由检验检疫局管,负责综合协调的食安办、食品药品监管局没有法律赋予的监督协调权威,市政协委员、农工党广州市委会副主委周立东表示,这就出现了七八个部门管猪肉,但市民还是吃不到放心肉的现象,他表示:“多头管理就是效率低。”

  多头管理不仅效率低下,还会因职能交叉造成监管缺失。市政协委员付广平举了一个例子:有市民向市食安办投诉超市中售卖的食品中加入了药物成分,市食安办先后转市卫生局、工商局、食品药品监管局查处。市卫生局说依据法律,卫生局监管流通领域的食品卫生,这事不属卫生局监管;市工商局说依法监管流通领域的食品质量,这不在监管范围;市食品药品监管局说对食品安全负综合协调职责,对药品负监管职责,这食品中有药物成分,不属于他们监管。

  为此,付广平建议,借鉴欧美发达国家和香港等地的成功经验,将食品药品安全的监管集中到一个权威部门,法律赋予相应的权力,高效地实现从农田到餐桌的全过程监管。他表示:“可以以市卫生局和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为主,成立广州市食品卫生局,将市质监、工商、卫生、农业、食品药品、检验检疫的食品安全监管职能划归该局,彻底实现从农田到餐桌的全程统一监管,提高监管效率。”

  市政协委员曾报春认为,送检制度和对违规商家的处罚力度不够也是屡屡出现食品安全问题的原因之一,她说:“现在很多食品采取的是送检制度,由企业把样品拿到检验检疫部门去,这其实没有意义,厂家送检样品与零售产品质量不一致的现象时常出现,应该是主管部门到零售地点现场抽查样品。”曾报春还表示,货架上如果查到问题食品,就应该加大对商家的处罚力度,“罚500元是没有意义的,要罚5万元甚至更多,在国外如果出现这样的食品安全问题,商家肯定是要被罚到破产的。”

  针对广州食品外地供应比例大的现象,曾报春也表示,市政府有关部门应重点考察供应链中农作物种植、加工和生产的各个环节,与副食品来源地的政府和监管部门协作,建立广州副食品“基地”,把不安全的食品挡在“家门”之外。

  本报讯 (记者陆建銮、伍仞)连日来,“瘦肉精”中毒事件在市里引起各方关注,昨日本报记者继续跟踪相关部门对猪只检疫的工作,以及市民对猪肉的想法和态度。

  下午4时,正是天河牲畜交易市场生猪进场最繁忙的时候。刚把生猪赶进栏里清洁的档主李先生告诉记者:“自从瘦肉精事件发生以后,我们批发的生意也受到了不少影响,降低了三成。”李先生还表示:“出了瘦肉精问题的几个地方的生猪,大家都不敢进货了,这些地方的猪价格普遍都在降,从6.8元降到6.4元。现在一些本省的品牌猪,例如温氏猪等,比较受欢迎,据说马上就要涨价了。”

  在天河牲畜交易市场内,天河动物防疫监督所检疫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根据上级的指示,我们把原来的抽检率从3%到5%,提高到5%到10%,平均在7%左右,提高了一倍,特别对来自湖南冷水江市、涟源市、新化县、衡阳县这4个曾出现‘瘦肉精’猪的来源地,进行更严格的检查。今天一天的检查,还没发现一头尿样呈阳性的猪。”

  记者在市内采访了部分市民,发现大家对“瘦肉精”事件关注程度较高,大多市民倾向到熟悉的或者看起来更有保障的市场或者大型超市购买猪肉。

  家住白云区新市的洪小姐平时对时事留意较少,没有听说“瘦肉精”事件。在听记者简单介绍过之后,她恍然大悟地说:“难怪昨晚看见朋友的QQ空间上写着‘吃斋最好’!看来真的是吃斋最好了!”

  在白云区一大型市场门口,一对年轻的夫妻对记者表示:“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只有自己注意点,尽量到熟悉的档口去买吧。”附近居民阮伯也说:“我也知道买猪肉要小心些,问题是不知道该‘怎样小心’啊。我们这些普通市民对‘瘦肉精’也不了解,肉眼很难分辨得出吧?所以我也没有担心这么多,现在都是抱着侥幸心理去买猪肉,就像买彩票一样,买中了有问题的就是自己‘倒霉’。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吃过问题猪肉,可能是我吃得少,侥幸没有出现症状而已。”

  也有不少市民选择价格较高的有机猪肉来“花钱买放心”。在机场路一家大型超市的鲜肉档前,余小姐一边挑选有机猪肉,一边告诉记者,知道“瘦肉精”中毒主要是由猪内脏引起的,自己最近会尽量避免买猪内脏,买猪肉也选择买大超市里的有机猪肉,“虽然贵一点,不过觉得比较可靠。”

  白云区萧岗农副产品综合市场23档肉贩告诉记者,她卖的一向都是“放心肉”,所以“瘦肉精”事件对他们的影响不大。“不过,我们能做的只是保证进‘放心肉’的货,之前的环节就没办法管了。希望有关部门对毛猪的检验能抓得严一点。”

  本报21日A3版曾报道过增城永和小学三名“瘦肉精”中毒学生在广州市儿童医院留院的情况。昨天下午记者得知,这三名学生已经全部出院。

  三名学生中,就读四年级的男生因为病情较轻,上星期六就已经出院。至于两名女生,医生本来建议再留院观察两天。但为了不耽误这一周的课程,在家长签名同意后,她们也已经在昨天下午出院返回增城。其中一名学生的家长张先生表示,自己女儿的心率仍处在正常偏高水平,三天后还要复查。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